官方论坛官方微博美食天下企业邮局
a公司新闻
a
a行业新闻
a

快速链接




站内搜索
 
行业新闻 首页 > 新闻动态> 行业新闻

全球经济离长期均衡的状态还有很大距离
将本文分享至:
“当2017年全球经济企稳向好时,各国过去十年所采取的要爬出泥潭的宏观政策,开始恢复它的正常状态。这种政策的撤出会带来外溢性,这种外溢性是我们目前最担心的不确定性,或者叫黑天鹅。”11月28日,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“《财经》年会2018:预测与战略”上如此表示。 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 张燕生表示,2017年全球经济复苏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,基本态势是企稳向好。真复苏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,就是货物贸易量。WTO最初预测今年的货币贸易量会增长到2.4%,最新预测又从2.4%调高到3.6%,从这个角度讲,实体经济的好转是一个比较确定的因素。 对于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,张燕生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: 第一,当2017年全球经济企稳向好时,各国过去十年所采取的要爬出泥潭的宏观政策,开始恢复它的正常状态,这种政策的撤出会带来外溢性,这种外溢性是我们目前最担心的不确定性,或者叫黑天鹅。 第二,逆全球化。逆全球化可能会带来开放的间歇期,开放的间歇期在历史上从来都是充满了对抗、冲突、矛盾的时期,像上世纪的20年代、30年代、70年代和80年代。在这种情况下,世界主要国家,像美国、英国,现在保护主义的倾向是明显上升的。 第三,当全球经济开始企稳向好,各国的宏观政策的特殊的外溢效果,是否会使世界大国,像中美之间,加剧贸易不平衡,引发大国之间的冲突。这些问题都会对2017、2018年和未来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带来不确定性的影响和冲突。 以下为张燕生发言实录: 张燕生:对于全球经济复苏的基本态势,我们认为2017年全球经济企稳向好,这是一个基本的态势。不但是全球的GDP,像IMF连续三次上调全球经济的增长率,从3.4%到3.5%,到3.6%。过去六年,全球的货物贸易的增长,一直都不景气,而今年WTO连续多次上调全球货物贸易的增长率,其他的变量今年都是看好的。 全球的不确定性,主要是三个方面: 第一,当2017年全球经济企稳向好的时候,各个国家过去十年所采取的要爬出泥潭的那些宏观政策,无论是财政政策,还是货币政策,现在要开始恢复它正常的状态,这种政策的撤出会带来外溢性,这种外溢性是我们目前最担心的不确定性,或者叫黑天鹅。一是减税,会不会引起全球性的减税竞争?减税会不会引起全球主要国家政府职能发生变化?减税会不会加剧下一步国际各国经济方面的冲突和对抗,我觉得这是一个不确定性。 第二,逆全球化,逆全球化可能会带来开放的间歇期,开放的间歇期在历史上从来都是充满了对抗、冲突、矛盾的时期,像上世纪的20年代、30年代、70年代和80年代。在这种情况下,世界主要国家,像美国、英国,现在保护主义的倾向是非常明显上升的。比如说,公平贸易和自由贸易之间的矛盾;比如平等与对等之间的矛盾;现在无论是美国还是德国、意大利、法国,现在开始加强外资的安全审查等等。 第三,当全球经济开始企稳向好,各国宏观政策的特殊的外溢效果,是否会使世界大国,像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加剧,引发大国之间的冲突?这些问题都会对2017、2018年和未来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带来不确定性的影响和冲突。 姚余栋:我再整理一下这个逻辑,能不能分金融周期和经济周期,大成基金推了一个大成四季表,金融周期和经济周期都考虑到了。经济周期全球来说,是不是真扩张?金融周期,所谓过去的扩张,是不是就是幻觉,如果QE退出,一下整成冬季了,QE是不是一个幻觉?全球看起来比较像夏季,至少过去五年左右,QE一个比一个狠,前所未有,经济走出来了。QE一旦退出,会不会就跌下来了,经济不行了,金融周期收缩,就冬季了。金融周期会不会收缩?经济周期是不是真的在扩张,还只是被QE幻觉所催生的?有没有从夏季直接跌入冬季的可能性? 张燕生:从实体经济来讲,复苏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,真复苏。真复苏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,就是货物贸易量。不谈价格、不谈价值的货物贸易量,去年的增长率,全球是1.3%,WTO对今年的预测,最初预测今年会好转,有多好呢?WTO预测今年的货物贸易量有可能会增长到2.4%,从这个角度来讲,不谈价值不谈价格的货币贸易量的实物量会比去年明显好转。WTO最新的预测,又把这个货物贸易量的增长率从2.4%调高到3.6%,这样的话,实体经济的好转是一个比较确定的因素。远征讲的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,好转,但是缺动力,也就是世界主要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,开始有复苏,但是这个复苏的态势并不是个强劲的,因为刚才讲的是食物链,从这个角度来讲,为什么2008年到2016年主要国家全要素的增长都是非常非常疲弱,就要回到危机前,全球经济虚拟化、泡沫化、空心化对实体经济的伤害。也就是说,一旦世界各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收缩的时候,对全球确实是个巨大的黑天鹅。 姚余栋:都说了黑天鹅,特朗普的税改,我大致划出了八只黑天鹅,资产价格,包括中国的经济如何减速,地缘政治,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增大,TFP疲弱,加杠杆,全球通胀万一起来怎么办,美联储的加息快。但前年我听说,全球经济一湖黑天鹅,什么法国大选,德国大选,后来发现一只没有,一湖黑天鹅最后都是白天鹅,经济学家努力争取看到未来,各位大咖说的至少八个黑天鹅都没有实现。还有一个问题,总在说黑天鹅,但是经济可能真的复苏,也还不错,享受经济,怎么来平衡这一点?黑天鹅是被预见了才没有,还是本来就没有?QE作为吸星大法是不是可以拯救?还有再次的黑天鹅?每位大咖花两分钟讲讲。 张燕生:有三种可能性:第一,经济学家错了,预测黑天鹅,黑天鹅本身是不存在的。第二,黑天鹅确实存在,由于人们对这个东西的分析预测和警示,因此这个黑天鹅没有发生就被化解了。第三,越没有发生黑天鹅,可能这个黑天鹅越危险。因为从事实上来讲,这场危机的复苏是世界历史上最慢的。即使2017年复苏,但是它离长期均衡的状态可能还有比较大的距离,可能还需要再爬四到五年,因此,我们可能在未来四、五年都会伴随着过剩和结构性的问题。我们刚才讲的所有政策,美国加息正常化,2015年只加一次,原来计划加四次,为什么?就是因为加息的基础还是太脆弱。我们预测,今年美国会走出来,但即使走出来,应当承认真正美国要恢复到它的比较常态的轨迹,还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。最大的问题是,美国走向复苏,谁为它付出了代价。 姚余栋:中美贸易是真黑天鹅还是假黑天鹅? 张燕生:中美的贸易这个黑天鹅,是真的还是假的,我自己认为它是真的。举个简单例子,美国减税,减税的成本今天发生,减税的收益,五年到八年以后发生,谁替他买单。 姚余栋:大家说的都非常好,现在开放给观众,请听众们提两个问题。 提问1:我是来自长江商学院的,您刚才一直在讨论黑天鹅发生的机率有多少,我想问一下灰犀牛发生的机率有多少? 张燕生:我觉得80年代的美元危机还有可能重新来一次。 《财经》年会2018:预测与战略由《财经》杂志、财经网主办,于11月28日-30日在北京举行。 (芷容)

香港六合彩公司www.roosjevdw.com版权所有 2004-2009 发达面粉集团 地址:山东省夏津县发达工业园 鲁icp备05008336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